几乎所有美国人都死于富贵病。但在中国健康调查中,我们发现营养对富贵病有很强的影响。植物性食物可以使胆固醇水平降低,而动物性食物可以使胆固醇水平升高。动物来源的食物与乳腺癌发病率升高有关,而植物来源的食物与乳腺癌的发病率降低有关。植物来源的纤维和抗氧化剂与消化道癌症发病危险较低有关。植物性食物加上积极的生活方式不仅能维持健康的体重,而且也能让人长得更加强壮高。我们的研究不仅在设计上是全面的,得到的研究结果也是全面的。从弗吉尼亚理工学院到康奈尔大学的实验室,到中国偏远地区进行的各项调查,所有的研究结果拼出了一幅清晰、完整的图景:只要选择正确的膳食结构,我们就能使患上那些致命疾病的危险降至小程度。这个项目刚开始的时候,我们遇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强大阻力。康奈尔大学有一位参加中国调查早期规划的同事,在一次会议上变得非常激动。当时我提出,研究很多膳食因素(其中有些是已知的,更多是未知的)如何共同引起疾病。因此我们必须同时调查很多膳食因素,无论其是否已经得到先前研究结果的证实。这位同事说,如果我们打算那么做的话,他就退出研究,因为他不想从事这种“鸟枪法”一样的研究。这位同事表达的是一种更符合主流科学观念的想法。他和持类似观点的同僚们认为最好的科研方法是研究那些单一的、已知的、孤立的因素。他们认为,一哄而上的研究多个因素的作用并不能说明任何问题。例如,检验硒对乳腺癌的特定影响是可以的,但是检验多种营养因素对乳腺癌的影响就不好了,因为很可能无法确定重要的膳食模式。但我喜欢从更为整体的角度去开展研究工作。因为我们所面对的自然,其本质是无比复杂和微妙的。我希望了解膳食模式是如何与疾病联系的,这也是本书重要的观点之一。而食物中的各种成分共同作用,才能巩固健或产疾病。我们越是认为某种单一的成分能代表整个食品,我们在谬误的道路上就偏离得越远。就像我们将在本书第四部分看到的那样,这样的思维方式产生了很多的影响。所以,我认为我们需要进行更多“鸟枪法”的研究工作。我们需要从整体的角度去了解食物和膳食模式。这是不是意味着“鸟枪法”是惟一正确的研究方法呢?当然不是。是不是说中国健康调查中的发现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之上呢?当然不是。但中国健康调查是不是提供了足够多的信息供我们作决策参考呢?当然是。这项研究产生的结果错综复杂,信息量巨大,仿佛是一个巨大的网络。这网络中的每一条线索都严丝合缝,密不可分吗?不是。尽管多数数据符合这个网络,但是其中总有一些结果令人意外。但是其中大多数的结果(尽管不是全部),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。